爪機書屋 > 都市生活 > 權少,寵我我超乖!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376章 路小狼早產,兒子誕生

作者:恩很宅所屬:都市生活書名:權少,寵我我超乖!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醫院。

     殷勤有些暴躁的在手術室的外面等候。

     他坐在走廊上,抱著自己的頭,心里難受得要死。

     他腦海里這一刻全部都是路小狼的模樣,全都是她……隱忍的模樣。

     走廊上突然想起了急促的腳步聲。

     殷勤轉頭,看著匆匆忙忙的趕來了覃可芹,看著她故作冷靜但是還是難掩焦慮的模樣。

     覃可芹的腳步停在殷勤的面前。

     “媽。”殷勤張嘴。

     “啪!”覃可芹一個巴掌狠狠的打在殷勤的臉上。

     殷勤看著他母親,那一刻似乎被打傻了一般,反應不過來。

     “小狼呢?”覃可芹根本沒管殷勤的情緒,急切的問道。

     殷勤抿著唇瓣,似乎是在調整自己的情緒,“手術室。”

     “孩子有危險?”覃可芹問。

     殷勤點頭。

     他以為,路小狼只是受了槍傷。

     但是誰他媽想到,醫生讓路小狼去彩超看看孩子情況的時候,路小狼居然已經動紅了。

     不僅動紅了。

     她肚子還很痛。

     瑪德!

     路小狼到底是怎么忍下來的。

     她把自己經歷的一切告訴醫生的時候,醫生都完全不敢相信這是一個身懷六甲的女人會做出來的事情!

     殷勤在旁邊聽著,看著醫生眉頭緊縮的打著彩超,那一刻恨不得殺了自己。

     他覺得他簡直禽獸不如!

     他到底是怎么把路小狼送去那么危險的地方的?!

     “醫生怎么說?”覃可芹臉『色』難看到極致。

     “醫生說胎心很不好,最好的方式就是剖腹早產。但是早產下來也不能完全保證孩子的安全……”殷勤說,說著那一刻,真的很想殺了自己。

     覃可芹狠狠的看著他。

     殷勤說,“我真的不知道會變成這樣!”

     “殷勤,我一直以為我兒子再怎么貪玩再怎么不務正業再怎么沒心沒肺,至少心是好的,至少三觀是正的。”

     殷勤緊捏著拳頭,很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緒。

     “你想過沒有,路小狼才19歲,19歲,你到底都讓她經歷了什么!”

     “我也不想,我真的不想!”殷勤突然冒火。

     就好像。

     就好像隱忍了很久的怒氣,突然爆發了出來。

     覃可芹冷冷的看著他。

     殷勤爆發著,聲音很大,“我也很難受,我也覺得很內疚,我甚至覺得我就是人渣!但是我能怎么辦?我就是很喜歡季白心,我就是很愛她!我也知道我犯賤,我也知道季白心根本就不喜歡我,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聽到她有危險我就什么都管不了了,別說讓路小狼去那么危險的地方,讓我以命換命我都干!”

     安靜的地方突然爆出出來的聲音,讓醫院工作人員都不由得走了過來。

     看著殷勤處于完全失控的狀態,想要過來招呼的工作人員都頓了頓。

     殷勤就是控制不住了,那一刻就是想要發泄出來,“我剛剛看到路小狼的樣子,看著她不吵不鬧安靜得仿若一切都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一般,我也恨不得殺了我自己!我聽到醫生說孩子可能保不住那一刻,我看到路小狼眼眶紅了的那一刻,我真的很難受,我覺得我自己就是畜生!”

     “我能怎么辦?”殷勤崩潰!

     崩潰的用頭狠狠的砸向墻壁。

     覃可芹抿唇,也沒有去拉他。

     殷勤一下一下撞著墻壁。

     那一刻他真的很想一頭撞死。

     他真的不敢去回想路小狼的樣子,盡管她沒有對他大吼大叫沒有責怪他一句,但那一刻他真的內疚到,好想把心挖出來,挖出來陪給路小狼!

     他狠狠的撞著。

     撞到,額頭出血。

     “夠了!”覃可芹一把拉著殷勤,“撞死了,不過也就是多條人命,什么都改變不了。”

     殷勤頓了頓,停了下來。

     覃可芹一把把殷勤拉到旁邊走廊的椅子上,眼眸看了一眼他額頭上的血漬,冷冷的說道,“都已經發生了,你后悔也沒用!想想怎么彌補!”

     殷勤看著她母親。

     “你看我也沒用!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覃可芹臉『色』難看極致。

     從小到大,他母親還真的沒有給他發過這么大的脾氣。

     他默默的低下頭。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這么一直安靜著。

     安靜的等了很久。

     手術室的大門突然打開。

     殷勤猛地沖上去,一把拉住醫生。

     醫生看著殷勤急切的樣子,問道,“你是季白心的家屬?”

     殷勤整個人頓了頓,隨即點頭,“她怎么樣?”

     “孩子沒能保住,已經做了清宮了。身上其他傷不嚴重,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不過病人剛失去小孩,心里難免會有些難受,家屬多安慰,畢竟還年輕,身體養好了還可以要孩子。”醫生語重心長的說道。

     “謝謝醫生。”

     醫生點了點頭,先離開了。

     覃可芹看著殷勤的模樣,臉『色』難看了幾分。

     殷勤在手術室門口一直走動,焦慮的一直來回走動。

     大概十多分鐘,季白心被人推了出來。

     殷勤連忙走過去。

     季白心是清醒的,她臉『色』慘白的看著殷勤,看著他一臉焦慮的樣子。

     殷勤說,“醫生說你沒事兒,都是皮外傷。”

     “孩子……”季白心眼眶一紅。

     這個孩子雖然是她和李文俊意外懷上的,但她接受了。

     他們甚至已經開始在準備婚禮。

     現在,就這么沒有了。

     “醫生說你還年輕,要孩子等養好了身體隨時都可以,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康復。”殷勤安慰。

     季白心點了點頭。

     她其實也很少對外人『露』出自己的脆弱。

     “我剛剛通知了李文俊,他應該在趕來的路上。”殷勤說,似乎是在讓她心安。

     季白心那一刻卻莫名閃過一絲失落。

     強迫讓自己不去在意。

     護士在旁邊催促,“病人現在需要回到病房,家屬請一起跟上。”

     說著,護士就推著移動病床往病房去。

     殷勤的腳步頓了頓。

     他對著季白心說道,“一會兒李文俊應該就到了,我在這里等小狼,小狼還沒出來。”

     “你不用管我。”季白心虛弱的說道。

     那一刻,卻還是不由得往殷勤的方向看了看。

     看著殷勤很急切的望著手術室的大門。

     原來。

     真的不是自己多疑。

     她回眸,任由護士將她推去病房。

     殷勤看著季白心離開之后,又這么一直望著手術大門。

     不知道過了多久。

     仿若度日如年!

     手術室的大門突然打開了,一個醫生走了出來。

     覃可芹連忙過去。

     醫生說道,“是路小狼的家屬嗎?”

     “是。”

     “現在胎兒的生命氣息非常虛弱,沒辦法做保守的保胎治療,更沒辦法在孕『婦』和胎兒都這么危險的情況下給孕『婦』取子彈。我已經聯系了你們的專屬『婦』產醫生,新生兒科專家醫生,他們現在正趕過來。他們一來,我們就要做剖腹產早產手術,手術之后,孩子肯定會第一時間送去保溫箱做急救處理。你們其中一個人立刻去把相關手術手續辦了,另一個人在這里哪里也不能去,隨時可能會有突發事情發生。”醫生急促的交代。

     “什么叫突發事故?路小狼會有危險嗎?”殷勤心驚的問道。

     “很難說。孕『婦』和胎兒本來是一體的,何況胎兒已經7個月了,7個月出現先兆『性』流產,如果處理不當,大人小孩都會有危險。”醫生直白。

     “不可能!路小狼壯得像頭牛一樣,她怎么可能會有危險,你在嚇唬我是不是在嚇唬我是不是?!”殷勤眼眶紅透,那一刻完全不能接受醫生的說辭。

     路小狼怎么可能會死!

     不可能!

     他不接受,不接受路小狼會死!

     “不管怎么樣,大人最重要!”覃可芹一把拉著醫生,也變得有些緊張,她很肯定的說道,“不管發生什么事情,要先保大人。”

     “放心,我們會盡量保證孕『婦』和胎兒的同時安全,但如果實在沒辦法,我們會優先保證孕『婦』的安全。”醫生給予肯定回復。

     “謝謝,謝謝。”覃可芹連忙道謝。

     “請先去辦理手術手續,其他事情交給我們就行。”醫生催促。

     “我去。”覃可芹連忙說道。

     離開的那一刻又陡然停了停腳步。

     “殷勤,你這個時候敢給我去季白心那里,我真的會殺了你!”覃可芹丟下一句話,迅速離開。

     殷勤此刻哪都不想去。

     他只想進去看看路小狼。

     他想去看看她到底怎么樣。

     他一直抓著醫生的手,眼眶都紅透了,“麻煩你一定要救路小狼,一定要救她,她才19歲,她才19歲而已……”

     “家屬別激動,我們會全力以赴保證他們的安全。你先冷靜下來,先冷靜。”醫生安撫。

     殷勤也想冷靜。

     但是瑪德,他一秒鐘都冷靜不下來。

     他整個人都在抖。

     就是在不停的發抖。

     要是路小狼怎么有什么……真的有什么怎么辦?

     他眼眶紅了又紅,鼻子酸了又酸。

     走廊上,一直給路小狼做產檢的專屬醫生和另一個專家醫生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

     另外一個醫生連忙上去,在匯報目前路小狼的情況。

     殷勤那一刻甚至都不敢聽。

     那些醫學上的,專用的,血腥的詞匯,他根本就不敢聽進去。

     他就看著三個個醫生急急忙忙的走進了手術室。

     手術室的大門又這么緊閉著。

     好一會兒。

     覃可芹辦理完手續回來。

     覃可芹問,“小狼的專屬醫生來了嗎?”

     “進去了。”殷勤緊張到,說出來的話都是顫抖的。

     他全身都是汗。

     虛汗一直不停。

     覃可芹說,“我打電話給了宋知之,她一會兒過來。”

     殷勤點頭,默默的點頭。

     走廊上又恢復了安靜。

     殷勤和覃可芹都在有些崩潰的邊緣,此刻但凡一點點動靜都會讓他們變得心驚膽戰。

     好久。

     走廊上突然響起醫院專用推車的聲音。

     手術室的大門打開,里面的護士連忙接過專用推車,又將手術室的大門關上了!

     殷勤看著那個突然出現的護士,連忙過去,“什么情況,你把什么送進去了?里面發生了什么?”

     “孕『婦』大出血,讓血庫拿了a型血過來!我剛剛把血送進去。”護士解釋。

     殷勤聽到大出血三個字,整個人差點沒有直接跳起來。

     他一把拉住那個護士,“你說路小狼大出血?”

     “是,現在情況很危險,急需要輸血。”

     “血夠不夠!我有血,我輸給她,我輸給她,把我的血抽光都可以!”

     “你冷靜點。”護士安慰道,“你冷靜點,我們血庫的血是充足的,更何況先生你和孕『婦』的血型如果不能匹配是不能輸血的,就算可以,也不能直接供血。”

     殷勤緊捏著拳頭。

     “先生你冷靜點,給你妻子做手術的是我們本院最好的專家醫生。她有著很豐富的經驗很精湛的技術,她在我醫院這么久以來,從來沒有發生過一例孕『婦』出事兒的情況。你安心等待就行。”

     安心不了。

     瑪德,真的安心不了。

     護士也知道這種情況家屬肯定是冷靜下來的,她也不再多說,離開了。

     與此。

     宋知之匆忙的趕到了醫院,跟著宋知之一起的是衛子銘。

     不僅他們兩個人。

     殷彬不知道為什么,也突然出現在了走廊上。

     覃可芹看了一眼殷彬,沒再把視線放在他的身上。

     她直接站起來走向宋知之。

     宋知之也這么看著覃可芹,緊張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但這次的事故和殷勤確實有關系,如果小狼有什么,我們家絕對不會逃避責任。”

     宋知之抿了抿唇瓣。

     此刻也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

     她直白,“小狼現在情況怎么樣?”

     “動了胎氣,先兆『性』流產,不能保守保胎,此刻在給小狼做剖腹產早產手術。剛剛說小狼大出血……”覃可芹也有些說不下去了。

     宋知之聽得心都揪在了一起。

     她狠狠的看了一眼殷勤。

     看著殷勤此刻,整個人都要瘋了的樣子。

     宋知之忍了忍,沒再開口。

     走廊上所有人也都安靜了下來。

     又是這么度日如年的等待。

     殷勤覺得,如果再不出來,如果路小狼再不出來,他可能真的會氣急身亡!

     那一刻。

     走廊上突然又了聲響。

     所有人又都看向走廊處一個護士突然推著一個圓形堡壘般的移動嬰兒保溫箱走進了手術室。

     大約5分鐘,手術室的大門打開。

     推進去的移動嬰兒保溫箱迅速的推了出來,三個護士幾乎是沖刺般的直接推著往新生兒科去。

     外面等待的所有人就這么看著。

     看著護士的舉動。

     他們連孩子的哭聲都沒有聽到,不知道男孩還是女孩,甚至不知道是活的還是……

     所有人就這么看著那三個護士。

     那一刻誰都沒有打破這份安靜,或許是怕去打破的……

     直到。

     一個醫生走了出來。

     等待的所有人才似乎有了反應一般,連忙上前看著醫生,“怎么樣?產『婦』怎么樣?”

     “暫時沒有生命安全,但是因為出血量達到了1800,孕『婦』現在處于昏『迷』狀態,需要緊急送去u。”醫生說著。

     “是不是就不會死了。”殷勤緊張地問道。

     那一刻拉著醫生的手,全是汗。

     甚至不敢松手。

     怕一松手,路小狼就不安全了。

     醫生很肯定的說道,“沒有生命安全,今晚觀察一下,孕『婦』醒了沒什么問題,就可以轉出u。”

     “謝謝醫生,謝謝你。”殷勤感謝。

     感謝著,眼前真的是模糊一片。

     其他人那一刻也稍微松了口氣。

     路小狼沒有生命危險就好。

     沒有微笑就好。

     十來分鐘。

     路小狼被推了出來。

     她的臉頰已經白成了一張紙,此刻閉著眼睛處于昏『迷』狀態。

     護士推著她去u。

     所有人都連忙跟上。

     路小狼的專屬產科醫生叫著覃可芹,“覃小姐,你等等。”

     覃可芹頓了頓腳步,看著其他人跟著路小狼離開,自己停了下來。

     “路小姐沒有什么生命安全,只要清醒過來體征正常就沒事兒,反而是孩子會比較危險。你跟我一起去一下新生兒科。”

     覃可芹內心一緊,點了點頭。

     她跟著醫生一起往新生兒科去。

     剛走了幾步。

     殷彬似乎在前面等他們。

     覃可芹看了他一眼。

     殷彬說,“殷勤不只是你一個人的兒子。”

     覃可芹此刻也沒心情和殷彬爭吵了。

     兩個人就一起跟著醫生去了新生兒科,找到新生兒科殷勤和路小狼孩子的主治醫生。

     醫生直接告知了他們孩子的病情,“因為29周先兆『性』流產,嬰兒只有剛好3斤,很多器官都沒有發育完全。現通過檢查,腦部三處中等偏重度出血,腦t里能清晰的看到缺氧病灶,而羥25維生素d含量幾乎沒有……”

     覃可芹看著醫生。

     殷彬也一臉緊張。

     “直白一點就是,很大可能嬰兒會出現腦癱、智力低下或者運動障礙等等后遺癥。”醫生總結。

     意思就是,這個孩子可能,極大可能會不健康。

     覃可芹臉『色』不由得一下變得煞白。

     她甚至身體往后仰了一下。

     殷彬猛地一下將她扶住。

     覃可芹那一刻完全在意不到這些了,她問著醫生,“孩子有生命危險嗎?”

     “沒有生命危險,但就如我剛剛說的那樣……”

     “沒關系,既然他選擇來到我們家,我不管他什么樣子,我都接受。”覃可芹很堅決。

     殷彬就這么看著覃可芹。

     他一直都知道覃可芹很獨立,什么事情都是她自己,她可以自己生孩子可以自己帶孩子可以一個人一輩子,但是他沒想到,他在面對困難的時候,可以這么堅強。

     分明整個人都已經在顫抖了,但就是可以堅毅的挺過去。

     他心里有些隱約的情緒。

     那一刻就看到覃可芹突然從凳子上站起來。

     手臂里,她的溫度她的觸感就這么消失了。

     他居然有一點,有一點希望,她可以再脆弱一點。

     他聽到覃可芹說道,“我可以去看看我孫子嗎?對了……是男孩還是女孩?”

     到現在,似乎才想起問問,孩子的『性』別。

     “是男孩。”醫生說道。

     男孩。

     男孩更好。

     男孩更勇敢。

     要是女孩,這種罪怎么忍心讓他遭受。

     她說,“可以去看看嗎?”

     “你跟我來。”醫生說道。

     然后通過vp通道,第一次透過大大的玻璃櫥窗,看到里面躺著的那個小嬰兒。

     真的好小好小一個。

     此刻倒很乖的沒哭沒鬧,閉著眼睛在睡覺。

     覃可芹眼眶紅了又紅。

     原本她想象的是,待小狼滿月后生下孩子,她要第一時間抱著,她會親自來帶這個孩子,洗澡,換『尿』布,教小狼喂『奶』……

     “我相信他會康復的。”殷彬開口。

     那一刻其實內心也有些波動。

     他想都沒有想到,小狼會早產。

     會早產那么多。

     孩子那么小。

     那么小,就要一個人面對人生的第一個挑戰。

     兩個人看了好一會兒。

     醫生說,“還要給孩子做很多其他檢查和治療,明天再過來探視吧,如果有什么情況我們也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

     “謝謝你醫生。”覃可芹感謝。

     “謝謝。”殷彬也真誠的說道。

     醫生說了些客套的話。

     覃可芹和殷彬離開新生兒科。

     兩個人去重癥病房。

     走到重癥病房的樓層,覃可芹停了一下。

     她說,“我去一下洗手間,你先過去,不用等我。”

     “覃可芹。”殷彬叫著她。

     覃可芹沒回答。

     “記得補妝。”殷彬說。

     覃可芹抿唇,直接走進了女洗手間。

     一走進去。

     眼淚就控制不住的一直往下掉。

     她想的是,連她看到嬰兒那個樣子她都受不了,作為母親的小狼要是知道了,會怎么樣?!

     她身體一直在抽搐。

     一直在狠狠的抽搐。

     她努力的壓抑自己。

     她怕看到小狼會淚崩,而她不想嚇到其他人也不想嚇到萬一醒過來的小狼,她心里面一陣一陣難受,根本控制不住。

     她深呼吸。

     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她用冷水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臉頰,然后打開自己的手提包,迅速的的給自己補妝,看上去至少不像是哭過的痕跡。

     她讓自己恢復平靜。

     平靜的走出去。

     殷彬還在洗手間門口等她。

     看著她出現,眼眸看著她的眼睛。

     不注意,真的看不出來她哭過。

     但是……還是哭過了。

     殷彬那一刻卻什么都沒問,他說,“我怕先過去他們會問起你,不想多做解釋。”

     覃可芹也也沒有什么情緒,和殷彬一起走向重癥監護室。

     監護室外。

     殷勤,宋知之和衛子銘都在。

     衛子銘似乎真的有些忍不下去了。

     他看著里面一直昏『迷』的,蒼白得像個紙片人的路小狼,整個人完全是暴怒了。

     他一個轉身,抓著殷勤的領口,一拳狠狠的揍在了殷勤的臉上。

     力度大到,殷勤直接被衛子銘揍在了地上。

     安靜的走廊上響起了劇烈的聲響。

     殷彬和覃可芹都看著這一幕,但是兩個人難得非常有默契的都沒有上前。

     宋知之站在旁邊,抿了抿唇也沒有去阻止。

     “小狼就是被你這么糟蹋的嗎?”衛子銘狠狠的問道。

     殷勤倒在地上,那一刻嘴邊被揍出了血。

     他擦了擦,他說,“你使勁揍我吧,我不還手。”

     衛子銘那一刻就真的沒有心軟,一腳狠狠的踢在殷勤的身上。

     殷勤吃痛的抱進自己的身體。

     衛子銘發狠的踢了好幾腳。

     宋知之看著。

     殷彬和覃可芹也這么看著。

     衛子銘面『露』猙獰,“好在小狼沒死,否則我真的讓你陪葬!”

     殷勤忍著身體的痛。

     是啊。

     好在路小狼沒有死。

     要死了,他的命能夠陪嗎?

     他努力的從地上站起來。

     衛子銘是特隊王牌出生,身手自然是很了得,此刻用力狠勁兒揍人,可想傷害會有多大。

     殷勤站起來那一刻,身體都有些不穩。

     但他還是強撐著自己站了起來。

     他重重的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他臉上瞬間腫得像個沙包一樣,眼眸一直看著重癥室的方向,看著路小狼。

     宋知之那一刻突然覺得,殷勤好像不僅僅只是內疚,殷勤這個樣子對路小狼或許真的不只是內疚……

     她抿唇,現在等待小狼醒過來更重要。

     如此過了5個多小時。

     路小狼睜開了眼睛。

     她覺得一身很軟,全身都沒有力氣,連睜開眼皮都廢了好大的勁兒。

     那一刻看著頭頂上陌生的天花板,都有點反應不過來自己在哪里,到底經歷了什么。

     對了。

     她雙手費力的想去去撫『摸』自己的肚子。

     她記得醫生說她先兆『性』流產。

     在去救季白心的那個倉庫時,她和綁匪有暴力的打斗,因為對方的武力值不高,所以她其實很多時候都保留了一部分實力來保護肚子,如果不是對方有武器她應該不至于會被綁匪傷到一點,她以為問題不大的,只是肚子有些緊繃有些隱痛,她想或許明天就好了,她沒想到,后來會越來越痛。

     到醫院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很痛了,痛到她甚至好像感覺到雙腿之間有溫熱的『液』體留下來。

     她主動讓醫生先給她做彩超看看孩子的情況。

     但那一刻她還是不覺得,還是不覺得孩子會有危險。

     她總覺得,孩子就和她一樣,是一個生命很頑強的小家伙,絕對不會出任何事情。

     然而。

     孩子比她脆弱。

     比她脆弱太多了。

     當醫生說胎心很不好的時候,當醫生說孩子有先兆『性』流產甚至可能不保的時候,她還是被嚇到了,還是嚇得眼眶紅透。

     她被緊急送進了手術室。

     那是第一次她求人。

     求給她做手術的醫生,一定要保住她的孩子。

     她從沒想過,這個小生命會突然離開。

     她做四維的時候還看到了他的鼻子他的眼睛他的小手小腳……

     她第一次哭,在手術室里面,哭得很無助。

     醫生護士一直在安慰她。

     一直在告訴她不會有事兒不會有事兒,一會兒就會把孩子從她肚子里面剖出來,孩子會好好的。

     后來。

     后來,她好像大出血了。

     她以為她很強壯,她以為天塌下來她都可以撐住,她會屹立不倒,卻突然昏『迷』了過去。

     昏『迷』過去的那一刻她聽到醫生在說,說嬰兒生命氣息很弱,趕緊送去新生兒科做緊急處理……

     不。

     她的孩子,應該和她一樣強壯的!

     “小狼。”耳邊,突然響起熟悉的嗓音。

     她紅潤的眼眶,看著宋知之。

     看著她師父,也看到了殷勤還有殷勤的父母。

     “小狼你醒了嗎?你感覺怎么樣?有哪里不舒服嗎?”衛子銘很緊張的問道。

     所有人都很緊張的看著她。

     她沒有回答他們,她只想知道,“孩子呢?”

     孩子?!

     那一刻所有人似乎才反應過來,除了小狼還有小狼的孩子。

     覃可芹連忙過去,她溫柔的說道,嘴角還帶著笑,“孩子沒事兒,現在在保溫箱里面睡覺。因為早產孩子太小所以會在里面養一段時間,等養到正常嬰兒那么大之后就會跟著我們回家了,你別擔心。”

     “真的嗎?”路小狼問。

     第一次,會懷疑被人說的,是不是在騙她。

     “真的。孩子3斤,實在是太小了,不過長得卻很清秀,很像你。對了,是個男孩。”覃可芹說,說著,眼眶含在眼眶里,又忍了下去。

     “是個男孩。”路小狼喃喃道,又問道,“像我嗎?”

     “像。”

     “會不會很丑?”

     “不丑,一點都不丑。”覃可芹說,又補充道,“你也不丑。”

     “真想看他一眼。”

     “等你養好了身體可以下地了,每天都可以去看他。”覃可芹安慰。

     “嗯。”路小狼就相信了。

     她嘴角甚至還帶著笑。

     覃可芹喉嚨波動。

     她伸手撫『摸』著路小狼的頭發。

     路小狼都還只是一個孩子。

     都還只是一個孩子而已。

     與此。

     醫生過來檢查路小狼的情況。

     所有人被先叫了出去。

     所有人站在外面看著醫生對路小狼的檢查。

     殷勤那一刻轉頭看著他母親。

     覃可芹感覺到了殷勤的目光,但她沒有搭理他。

     殷勤說,“你去看了孩子嗎?”

     覃可芹抿唇,沒有回答。

     “孩子很小嗎?”殷勤問。

     覃可芹忍了忍,她轉頭對著殷勤,臉『色』很不好,“正常的孩子生下來應該5到8斤,你兒子只有3斤你說呢?!”

     殷勤壓抑著難受。

     “因為先兆『性』流產導致孩子很多器官都沒有發發育完全,重點是還有腦出血和缺氧等,以及某個我忘了但很重要的指標不達標,醫生說……”

     覃可芹頓了頓,那一刻似乎是說不下去的。

     殷勤看著他母親。

     “總之,你兒子會恨你一輩子!”覃可芹狠狠的說道。

     殷勤點頭。

     他確實不是一個好父親。

     他甚至沒資格當人家的爸爸。

     覃可芹看著殷勤的樣子,讓自己平復情緒。

     她兒子所以她很清楚,他此刻有多內疚,有多恨自己。

     覃可芹有些心軟的說,“孩子既然來到我們家,怎么樣我們都要去接受。”

     “嗯。”殷勤點頭。

     “先別告訴小狼孩子的情況,讓她先好好的把自己身體養好。女人生孩子坐月子很重要,一旦沒有坐好落下的是一輩子的『毛』病,你以為我練瑜伽真的是為了保持身材嗎?還不是當年生了你之后……”覃可芹欲言又止。

     殷彬在旁邊看著她。

     “算了,你們男人說了也不懂。”覃可芹不說了。

     此刻。

     醫生剛好檢查完了出來。

     他說,“病人已經沒有生命安全,但因為失血過多所以還是會很虛弱,這段時間先讓她多休息,此刻做了大手術暫時不要吃東西,可以用棉簽蘸水給她潤潤嘴唇,等通了氣才可以喝點小米粥什么的,一定要清淡為主,切記不能大補。”

     “好的醫生,辛苦了。”

     “應該的。”醫生說道,“現在病人就可以轉入普通病房了。”

     “好的,謝謝醫生。”

     醫生又叮囑了幾句,陪著路小狼轉入了高級vp套房之后,才離開。

     那個時候也已經是早上5點多了。

     天都要亮了。

     好在路小狼的病情總算是穩定了下來。

     覃可芹對著宋知之說道,“知之,這一晚上辛苦了,你先回去吧,小狼這邊有我們照顧著就行。”

     宋知之還未開口說話。

     衛子銘直接開口道,“不行,我來照顧小狼。”

     覃可芹看著衛子銘,“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絕地不會再讓類似事情發生……”

     “不需要了。等小狼可以出院了,我就會送小狼還有孩子,回到武林寺。”

     “子銘哥哥。”宋知之拉了拉他。

     衛子銘看著宋知之。

     “等小狼身體康復了再說。還得看小狼的意思。”宋知之提醒。

     衛子銘臉『色』有些不好。

     宋知之又說道,“我真的有些困了,子銘哥哥先送我回去吧。”

     衛子銘不放心的看著路小狼。

     “醫生說小狼沒事兒了。”宋知之再次說道。

     衛子銘才不放心點了點頭,“我先送你回去。”

     宋知之笑了笑。

     那一刻轉頭看了一眼覃可芹。

     覃可芹給她說了一聲謝謝。

     她是真的覺得宋知之這女孩,很聰慧。

     宋知之離開那一刻,對著殷勤說道,“殷勤,你平復了之后給我打一個電話,有些事情我想單獨和你談談。”

     總覺得小狼突然發生事故,在這個節骨眼上,應該不只是巧合!

     殷勤坐在路小狼的病床旁邊,就這么守著路小狼,聽到宋知之的話,點了點頭。

     宋知之帶著衛子銘離開。

     覃可芹對著殷彬也很不客氣的說道,“你也走吧。”

     殷彬盯著覃可芹。

     這個女人還真的是放量比翻書還快。

     今晚上他陪著她,還在她要倒下的時候扶著她,她哭了他也沒有揭穿她,她居然這么快的過河拆橋。

     “你在這里也幫不上什么忙,反而礙事。”覃可芹繼續補刀。

     殷彬氣得整個人都要跳起來了。

     他有那么沒用嗎?

     他哪里礙事兒了!

     “你們都回去吧。”殷勤突然開口,“媽你也熬了一個晚上了,累了跟著爸一起回去吧。”

     “不了,我累了在這里躺就行。”

     “你在其他床上也睡不著,我留下來照顧小狼就行了。”

     覃可芹是真的不信任殷勤。

     但那一刻想到殷勤懟小狼做的種種,就突然又妥協了。

     就該讓殷勤知道教訓。

     就該他自己來照顧小狼。

     她說,“你別給我在這里睡大覺,等會兒晚點我就過來!”

     “嗯。”

     覃可芹不放心的看了幾眼,又安撫了小狼幾句,才和殷彬一起離開。

     殷彬整個人還氣大得很。

     想到剛剛覃可芹說的話就氣不打一處來!

     兩個人一起走向地下車庫。

     覃可芹直接去開自己的轎車。

     剛打開車門。

     殷彬搶先一步直接坐在了駕駛室。

     覃可芹蹙眉,“這是我的車。”

     “我知道。”

     覃可芹臉『色』有些難看。

     “我怕某些人疲勞駕駛。”殷彬漫不經心的說道,看上去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你也是一樣。”覃可芹提醒。

     “我技術好。不像某些人,平時開個車都跟蝸牛在爬似的。”

     “……”覃可芹是真的很厭煩殷彬。

     “不上車我開走了。”殷彬威脅。

     覃可芹終究還是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坐了進去。

     她只是不想聽殷彬在耳邊啰嗦。

     殷彬看覃可芹上車,得逞的一笑。

     內心那一刻自然也是,雀躍得很。

     ------題外話------

     呼呼呼。

     大家不用擔心。

     孩子也是健康的。

     奇跡總會發生在善良人身上。

     愛你們,筆芯。百镀一下“權少,寵我我超乖!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龙虎计划免费手机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