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都市生活 > 絕品女婿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四百六十九章 你想讓我怎么配合

作者:君夜無眠所屬:都市生活書名:絕品女婿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許慶平時是個相當有風度的人,溫文儒雅,一看就是那種特別有文化的知識分子,他很少會急紅眼,尤其是當著兄弟的面。

     但此時此刻,他真的坐不住了。

     文詩詩和蕭離看上去特別曖昧,兩人貼的那么近,尤其文詩詩還特別溫柔,這簡直不可思議。

     他們才認識多久,關系怎么可能進展的這么快。

     自己和文詩詩青梅竹馬,她一直都很依賴自己,要不是被她發現軒轅破干的好事,不可能對自己這么冷淡。

     說起來還是得怪軒轅破,他玩弄誰不好,偏偏要玩小翠,現在好了,弄的自己里外不是人,還不能跟他抱怨。

     軒轅破是四圣宗家最小的孫子,深受老太太喜愛,從小嬌生慣養,極度溺愛,即使犯了彌天大錯,也不過是訓斥兩句,不痛不癢,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當時小翠已經瘋瘋癲癲了,她自己不可能告訴文詩詩,肯定是其他人多嘴,自己回去一定要徹查。

     許慶還在胡思亂想,文詩詩已經恢復常態。

     “大師兄,我是蕭離的保鏢,我在替他檢查傷勢,沒有別的意思,既然你們有事情要談,我先去外面轉一轉。”

     文詩詩說走就走,腳步極快,仿佛在掩飾什么似的。

     許慶心中窩著一團火,又不方便發作。

     他只能看向宋離,一臉陰陽怪氣的表情。

     “蕭離,你倒是好本事,竟然能讓我師妹當你的保鏢,你還算是個男人嘛,竟然要女人的保護。”

     宋離笑笑,回到座位。

     “許公子,這事真怨不得我,是你師妹非要給我當保鏢,攔都攔不住啊,你要是有本事,幫我勸勸她,我真不缺保鏢。”

     許慶聽到這話,氣的心肝疼,右手瞬間握成拳頭。

     “臥槽,蕭離,我師妹給你當保鏢,你竟然還敢說風涼話,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真以為我們青龍一脈好欺負。”

     許慶處在暴走邊緣,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朝陽看在眼里,連忙拉住他。

     “老大,忍住,千萬別沖動,有話好好說,我們是來談合作的,別給外人看笑話。”

     宋離不慌不亂,索性翹起二郎腿。

     “許公子,我是花白羊的孫子,青龍前輩說過,讓你配合我行動,就你現在這個態度,我很不滿意,要不,我和青龍前輩在聯系一下,看看她有什么指示。”

     宋離仗著青龍支持自己,故意刁難許慶。

     許慶氣歸氣,多少還是有點腦子,他了解奶奶,輕易不會開口,一旦開口,絕對是認真的,就算是親孫子的面子都不給。

     許慶平息怒氣,看向宋離。

     “提到花白羊的事,我正好有問題要問你,我已經派人在檔案管理查過,花白羊的真名叫宋子昂,的確有很大的功勞,他有三子一女,可沒有一個姓蕭的孫子,麻煩你解釋一下。”

     宋離頗為意外,許慶看上去容易沖動,沒想到心思縝密,竟然連夜派人去檔案管理查資料。

     這件事看來是瞞不住了,如果不解釋清楚,許慶有足夠的理由拒絕自己,說不定還會順著線索繼續追查,萬一給他查出爺爺和青龍的真正關系,后果不堪設想。

     宋離考慮再三,主動坦白。

     “許公子,實不相瞞,我本名宋傲,宋子昂是我爺爺,四年前,我和天心島的龍家有些恩怨,不得不改頭換面,化名蕭離,不信的話,你可以派人去查。”

     宋離簡單的解釋自己和龍家的關系,算是給許慶一個交代。

     許慶只是淡淡的哦了一聲,并沒有太大的反應。

     “這還差不多,算你有誠意,說出你的目的吧,你到底想讓我們青龍一脈幫你做什么。”

     宋離看向許慶,目光如炬。

     “驅狼逐虎,獨掌權力。”

     許慶一臉詫異的看著宋離,楞了好一會,捂著嘴巴,哈哈大笑,就連眼淚都掉了下來。

     他見過狂的,但是從來沒見過想送禮這么狂的。

     四圣家族雖然極少在外面活動,但對世界格局還是很了解的,天心島,哈德斯爾家族,那都是世界級的家族,在他們背后也有神秘勢力支持。

     就憑一個小小的宋離,竟然敢同時跟兩家開戰,還大言不慚的說要獨掌權力,簡直是笑話。

     “宋離,你夠狂,但你沒有狂的資本,我憑什么要幫你,說的難聽一點,你就是個光桿司令,憑什么空手套白狼。”

     許慶一臉高昂的神色,他最看不起這種不勞而獲的人,區區一個花白羊,還真沒這么大的面子。

     “許公子,我可以假裝跟龍幽若合作,只要你配合我,在黑崎楓的葬禮之后,我們發動攻擊,一舉掃平他們,事成之后,區區一個龍幽若不足為懼,到時候我會聯絡宋義,發動全面的金融戰,掃平兩家在國內的產業。”

     許慶沉著臉,一言不發。

     他發現自己太小看宋離了,這人雖然功夫不行,但是頭腦相當的厲害,他以為把未來所有的事情都規劃好了。

     按照他的計劃,成功的機會極大,換句話說,等于是自己親手把他送上權力的巔峰。

     呵呵,如意算盤打的挺響,自己怎么可能讓他順心如意。

     “宋離,我真小看你了,野心不小,這件事非同小可,按照家族的規矩,不允許出現一家獨大的局面,我可以讓朝陽先配合你,但我得先和家里商量一下,朝陽,我們走。”

     許慶說走就走,相當的果斷。

     他剛走出辦公室大門,就看到文詩詩百無聊賴的站在一旁。

     “師妹,等會空不空,我們很久沒有一起吃飯了,我正好還有點事情要和你談。”

     文詩詩搖了搖頭,態度堅決。

     “大師兄,不必了,蕭離傷的不輕,我必須24小時候保護他,以免他在被人暗算,有機會我請你吧。”

     文詩詩說完,看都不看許慶,主動走進房間。

     許慶氣的火冒三丈,但又拿文詩詩沒辦法,她是青龍的繼承人,深受奶奶和四圣宗家器重,自己不可能對她用強。

     許慶越想越不甘心,一拳砸在墻壁,氣沖沖的回到車上。

     朝陽一直看在眼里,心知肚明。

     “老大,別氣了,女人而已,憑你的條件,什么樣子的女人找不到,我們現在去哪里,是不是回去一趟。”

     許慶白了朝陽一眼,冷笑連連。

     “回去,你是豬嘛,回去干什么,難道真讓宋離當掌握權力不成,我們去找龍幽若,我得和她好好談談。”百镀一下“絕品女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龙虎计划免费手机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