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南漂時代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四百七十五章 難以承受的成本

作者:悄悄走過所屬:都市生活書名:重生之南漂時代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六,給我拿張名片過來。”

     劉暢跟林芳說了下后,然后跟后面的保鏢招了招手,讓他們把自己的名片拿過來。林芳這時候才發現,劉暢比她想象的似乎更厲害,他們身后竟然還跟著幾個保鏢!

     “你自己回去沒問題吧?”

     把名片遞給林芳,劉暢順便問了下。這里是市區,也是比較熱鬧的地方,倒是不用擔心有什么危險,坐車也方便。

     不過林芳如果讓自己送的話,劉暢倒也不介意送一下,就是怕不方便。畢竟林芳是有家的女人,自己這送過去,萬一被她家人看到,就很難解釋了。

     “不用了,謝謝劉哥,我自己坐車回去就好。”

     劉暢沒有勉強,跟林芳打了個招呼,然后坐著車子離開了。留下林芳看著劉暢的那輛豪車,一直在猶豫不決。良久,她才一咬牙,拎著自己的小包,打了個的走了。

     她不清楚的是,今天晚上讓她碰上劉暢,是多么幸運的一件事情。劉暢的那套房子過上幾年,能翻個四五倍,而且還有錢不一定能買的到。

     她選擇跟著劉暢干,比她晚上跑去酒吧掙快錢好多了,也不用擔心自己某天會被家人發現然后沒臉見人什么的。很多時候,人的際遇就那么奇妙。

     “這么早就起來了?昨晚沒多折騰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劉暢就起來了,然后給雷布斯老譚他們打了個電話,等下一起開車去西區轉轉,然后中午回來吃飯。

     接到劉暢的電話后,雷布斯有點詫異的問道。這會他還躺在床上沒起來呢,劉暢竟然吃了早餐在等著自己了。

     “我年輕,精力足,折騰多久都沒問題。你都大叔了,能跟我比么?對于你們來說,這會就是保溫瓶里面放枸杞了,要不然腰痛。”

     劉暢翻了個白眼回道,也沒去解釋什么,沒必要解釋。

     “你知道的倒是挺多,不過我挺好奇。你要找多漂亮的女人都可以,怎么會喜歡上酒吧的那個女人了?看不出她有什么不同啊。”

     劉暢沒解釋,但是雷布斯卻沒準備放過,他是真的很好奇。劉暢這身份,怎么會找那樣的女人,難道這家伙有什么特別的嗜好?

     “呵呵,你想哪去了?她是我曾經的朋友,只是沒想到她現在遇到了問題做了這個。她沒認出我來,所以我也沒揭穿她,只是讓她去湘印象上班,那里待遇還不錯。”

     兩人也算是有過不少交情的朋友了,而且這種事情確實也沒什么好顯擺的,劉暢便把林芳的遭遇說了下。這些東西,雷布斯體會不到,他不知道里面的辛酸。

     “唉,全都瘋了!這這房子的事情,把多少人給往瘋狂里帶,也不知道這種瘋狂的現象,到什么時候才結束。”

     兩人聊到這個話題,只是點到為止。很多東西,不能隨便聊,只能看著領導做。說了的話,很多麻煩。

     劉暢能跟雷布斯說,眼下這還不算什么。再過些年會有人因為房子的問題,離婚結婚,甚至半個月結23次婚的都有呢。

     “還是劉總的眼光好,早早就布局了新能源產業,現在這塊可是熱門的很。這家公司現在也成了濱海的標志『性』公司之一,跟董小姐的公司并駕齊驅。”

     西區劉暢去橫琴看了下,這里有他買下的產業,然后才去西區。看看新能源公司的情況,這家公司總部一直在濱海,只是把新能源清潔車的生產移到了湘南。

     雷布斯陪著劉暢看了眼新能源公司后,眼中滿是羨慕。他的景山做的已經不錯了,但是跟這家新能源公司相比,差的太遠了,就連董小姐的公司,他也比不過。

     “你不說我還真忘了,中午叫上董姐一起吃飯了。反正大家都熟,而且我過來這邊也不跟她打下招呼,估計到時又得說我了。”

     被雷布斯一提醒,劉暢便想起了董小姐來。當初自己剛起步的時候,董小姐也給自己不少便利,兩人的交情一直不錯,這會過來了,確實需要一起坐坐聊聊了。

     陪著幾人在濱海吃了頓午飯,然后把林芳的事情托人安排好后,劉暢就離開了濱海。他沒去湘印象那『露』面,怕引起不必要的警惕。

     湘印象搞到現在的規模,攤子鋪的越大,難免會有各種問題出來,是時候整治下了。要不然,每年損失的錢都是一筆不少的數,還便宜了那些心思不正的人。

     劉暢其實并不想搞太大動靜,水至清則無魚,主要是因為有些人撈的太厲害。劉鄴跟他說的時候,就非常的生氣。這次一旦全部查清楚,估計到時有很多人可能會被送到監獄去。

     “劉總好!”

     在香山呆了幾天,劉暢便往鵬城而去。這時候去鵬城,還得從羊城繞道走虎門大橋。到了東筦的時候,劉暢想起王穎說的阿娟,便讓司機把車開到了他曾經呆過的那個地方。

     原來的小作坊玩具廠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規模很大的玩具廠。劉暢跟門口的保安說了下,保安給他轉達了下后,阿娟母女就親自跑了出來迎接他們。

     只是相互之間再沒以前的那種隨意了,阿娟母女盡管現在做的規模不小,見到劉暢依然有那么點拘束。

     “呵呵,太生疏了。你們還是叫我阿暢吧,當初要不是大姐收留,說不定我還得遭不少罪。”

     看著阿娟母女兩的態度,劉暢笑著說道。只是他想要的那種氣氛,很難得到了。就算他不在意,阿娟母女兩也會顧忌。

     當初他們只是隨便收留了下劉暢,但是劉暢還給她們做過不少事情。家里的玩具廠能有現在這成績,也有劉暢幫助的原因,要不然她們也很難做到這么大。

     劉暢在阿娟母女這沒有坐多久就去了鵬城,氣氛有點尷尬。阿娟母女原本一定要請他吃飯,被劉暢推辭了。終究不過是短暫的萍水相逢,過了之后就再沒當初的感覺了。

     “劉總,你華強北的鋪子準備出手么?”

     到了鵬城后,小馬哥跟劉暢見面后問向他。小馬哥身邊當初的那幫人,現在還在他身邊的也沒幾個了,這次聚會更是一個都沒出現,就劉暢和小馬哥兩個人。還有老任,不過老任這會還在路上。

     “沒有準備啊,怎么了?”

     華強北那里的商鋪劉暢確實沒準備出手過,不僅是華強北,就是鵬城所有的產業,劉暢暫時也沒準備出手。

     “最近不是華強北那邊的情況有點蕭條么?有人開始丟那些產業。我有個朋友想買些囤手上,你不是還有幾十套么?我就順便幫著問問。”

     小馬哥一邊給劉暢泡了茶,一邊笑著回道。他自己沒有這方面的打算,有些產業他也不會找劉暢。華強北這些年的名聲不太好,成了重點關注整治的地方。

     所以最近經濟蕭條了很多,這也讓一些人準備把自己手上的產業丟出去。而有的人卻想著逆勢而上,趁機囤積,小馬哥的那個朋友就是。

     “噢,那個跟我的商鋪沒什么關系。他們整治就整治,我的商鋪還是要那么高的租金,不管誰過來都一樣,我現在也不缺錢,不需要甩賣手上的產業。”

     劉暢喝了一口茶后回道,鵬城那地方有點看不透,而且現在所有的產業也沒達到最高點,劉暢自然不會輕易出手。

     而且到時就算全國房產都在各種限制的時候,結果鵬城蹦出一個新概念出來,然后價格又噌噌的漲了上去,所以這邊的東西,劉暢自己也看不清楚,自然也會小心些。

     這種不需要花費什么心思就能掙到的錢,能多掙點就多掙點,反正也對自己并沒什么多大的影響。其他地方的產業劉暢也要等幾年再丟出去,現在不急。

     “你怎么舍得往南方跑一趟了?窩在家里『奶』娃不是很爽么?”

     兩人正聊著,老任已經推門進來。因為劉暢的原因,老任跟小馬哥的關系熟了很多,有時候也會過來這邊坐坐,所以對小馬哥的辦公室熟悉得很,直接推門進來了,小馬哥也有跟下面的人打過招呼。

     “就是好久沒過來這邊了,過來看看,看看這邊的變化。要不然再等上幾年,到時來這邊路都不認識了。”

     劉暢笑了笑回道,這是真話。現在鵬城這邊很多路劉暢就有點搞不清楚了,如果讓他自己來開車,恐怕會『迷』路。

     “這些年南方省的變化很大,鵬城也一樣,地價和各種消費都在快速增長。我現在就在考慮,要不要把我們華威的廠房搬一搬,現在鵬城的代價太高了,這里已經不太適合搞實業。”

     老任有點感慨的回道,現在華威在鵬城的壓力很大,各種成本增加了不少。而且華威還在快速增長中,想要擴大,在鵬城真不太適合。所以他才會考慮下,把一些產業往別的地方遷過去。

     “這樣啊,要不你全部遷到我們湘南市去?那里沒有這么高的成本,而且環境也不錯,市里劃出幾萬畝的荒地出去搞工業區,夠你折騰了。”

     華威遷廠是什么時候,劉暢不太記得了,但是他知道有這么一出。沒想到這回老任把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劉暢便惦記著讓老任把工廠遷到湘南去。

     因為這是高科技產業,而且對周邊的環境沒多少污染。湘南市有規劃幾個高新經濟工業區,到現在為止,那些地方還沒填滿,還有不少剩余。像華威這種大企業,正是湘南市需要的企業。

     “湘南市?這個可以考慮下。畢竟我們在那邊還有培訓學員和芯片研發中心,你不跟我說,我都沒考慮那邊。原本考慮的是旁邊的東筦,這樣搬遷成本少很多,現在多了個湘南市的選擇了。”

     劉暢的話讓老任眼神一亮,他原本真沒考慮湘南,但是被劉暢這么一說,他又有點心動了。因為那里高科技的產業不少,還有一些跟華威有交集,所以他才會心動。

     另外華威的搬遷其實要等幾年后才進行,現在劉暢給老任提供了一個新思路,那就是直接在湘南建設新生產線,舊的再慢慢搬遷過去。

     “湘南市值得你考慮下,而且你們華威的工廠過去后,員工也能得到妥善的安置。那里房價不高,生活消費也不高,很適合存錢養老婆孩子。你們過去后,至少幾十年內不用擔心成本漲的太快。”

     跟老任小小的開了個玩笑,但是劉暢說的也是事實。東筦雖然很近,但是那里的消費也不低,而且在技術人才上面的引進,也有很多不方便。

     湘南就不同,同樣的硬件成本,但是那邊的技術實力很高,還有好幾個國家投資的高新試驗區,除了交通稍稍有點不便之外,其他方面都比東筦強。

     “你這樣來挖墻角,小心東筦的領導知道了后找你麻煩。劉總現在為了發展湘南,可是不遺余力的到處給湘南拉資源。你們市里的發展情況,你真能算的上首位功臣了。”

     小馬哥這時候笑著『插』了一句,之前劉暢還跟他談過,問他有沒什么新的投資,可以放湘南去搞,現在這家伙又挖老任的墻角了。

     “呵呵,這個可不能怪我,南方也許對實業沒什么興趣了,他們有更高的目的要走。我們湘南不挑剔,只要高新技術產業,對環境沒污染,我們都是熱烈歡迎,我們不靠地產發展經濟。”

     劉暢很認真的說道,只要他還活著,湘南就很難進入這種模式去,因為劉暢能夠做到。他不想湘南走向鵬城的模式,這種模式不適合湘南。

     很多年前,大家都以為鵬城將告別香江地產模式,走向獅城的模式。

     但是,世道變了。一位鵬城地產商私下里說過,房地產利潤太高了,掙錢都掙得不好意思了。招商地產一位高管驕傲地說,鵬城蘭溪谷1100套房子,就能買下整個伊利集團。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說,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膽大起來,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

     。百镀一下“重生之南漂時代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龙虎计划免费手机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