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玄幻魔法 > 麻衣相師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302章 掌心有雷

作者:桃花渡所屬:玄幻魔法書名:麻衣相師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江總也過來拉我:“好弟弟,你快來看看。”

     我一點也沒意外,就跟過去了。

     到了地方一看,江景一手捂著腦門,纖細白皙的手下正在汨汨流血,一大幫人圍在了他身邊噓寒問暖的:“小景,你沒事兒吧?”

     “這東西怕是有古怪,還是讓月嬋那個干親來弄吧,最多咱們給他點錢……”

     程星河撲一下就笑了:“喲,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怎么,這陰溝里翻船啦?”

     江景抬頭一瞅我們又來了,臉色一沉發了脾氣:“誰讓你們把這幾個野狐禪給叫來的?小叔叔知道了,非得……”

     他小叔叔是哪個?

     其他那些人都勸他,說他身份嬌貴,可千萬不要爭這口閑氣。

     姓江的一個比一個驕傲,這話什么意思,不就是說他沒有這個本事嗎?

     不說還好,這一說,江景一拍地板就站起來了:“當著這么多祖宗,我不能讓我們江家的名聲壞在我手里,都讓開。”

     說著,一道朱砂繪制的黃符燒起來,他一把抓在了手上。

     這一下可把其他的江家人嚇壞了:“這孩子這是干什么呢?把手燙了怎么辦?”

     還有人連忙說道:“大哥,你不懂,這是風水行的絕活,還有的風水大師能御劍飛行呢。”

     這你就搞錯了,那不是我們,是蜀山劍俠。

     程星河一看江景那個陣勢,忍不住低聲說道:“該不會是掌心雷吧?”

     我點了點頭:“我看像。”

     掌心雷大名鼎鼎,是通過符篆,請來天雷給自己助陣降妖——邪祟沒有不怕天雷的。

     這可是龍虎山的真傳,真正能掌握的不多——據說掌心雷分成九層,最輕的第九層,能一掌擊斃鳥獸,而最厲害的第一層,魃的腦袋都能輕而易舉的崩下來。

     我不禁有點刮目相看,名門子弟就是名門子弟,連這么高端的東西都會。

     江景屏氣凝神,一只手張開,我一望氣,他白皙的手掌頓時浮現出了一股子赤焰光——看著這光的精純程度,怎么也得五層了。

     果然,空氣之中,似乎都隱隱帶了一些雷鳴的感覺。

     接著,他就念動了訣竅:“我奉天命,立斬不祥!”

     這一聲下去,一道光從他手里凝起來,直接砸在了那個大箱子上。

     只聽“哄”的一聲,真像是一道雷打在了箱子上,把周圍的人都嚇的面如土色,瞅著江景別提多崇拜了:“小景那一家子真不愧是風水行的翹楚,一般人哪兒有這種本事!”

     “早就該把小景給找來了——比那什么不知道哪兒來的干親不是強多了!”

     江景自認一雪前恥,表情不由得意了起來。

     可沒想到,一聲巨響過后,這里彌漫了一股子淡淡的硫磺味兒,等煙霧和硫磺味兒散開了,大家伸著脖子一瞅,都傻了眼。

     那個大箱子原封未動,一點損傷都沒有,江景自己反倒是被那個煞氣給沖了個跟頭。

     一大幫人趕緊去扶他,場面一度十分尷尬,程星河看熱鬧不怕火大:“那個老三還能把箱子給弄開呢,你比老三還業余。”

     江景的臉頓時一沉,拳頭也攥緊了,死死的盯著我們:“你們……”

     可話還沒說完,外面又來了人報信兒:“不好了,族里好幾個小孫子都病了,有幾個情形還挺危急的……”

     我早就說過,在這里拖延的時間長了,是要斷子絕孫的,那些小孩兒年紀小陽氣弱,出了事兒,首當其沖倒霉的就是他們。屬相再小點,八字再輕點,那就更危險了。

     這時一個女的忽然風風火火的就闖了過來,大聲說道:“你們兩個都是干什么吃的,我小寶,就是你們害的!”

     這不是那個兇巴巴的寡婦堂嫂嗎?

     一瞅她印堂,我頓時一皺眉頭——這堂嫂子女宮發黑,再放著不管,她就得成喪子命了。

     說著,她立馬奔著我就抓:“你去看我小寶,你現在就去看我小寶!”

     一個保姆模樣的人已經把小孩兒給抱來了,那個小孩兒剛才還活蹦亂跳的,這么一會兒臉色死白死白的,不動彈了。

     小孩兒是不會裝病的,這個程度,一瞅就要壞。

     白藿香立馬摸了那小孩兒脈搏一下,回頭就說道:“孩子的魂魄耐不住煞氣,被沖散了,一個小時之內這事兒不解決,大羅神仙也救不回來。”

     白藿香的本事,他們在她救九叔公的時候已經看見了,全瞪了眼。

     寡婦堂嫂就更別提了,身子一軟,坐在地上就大哭了起來:“你們不管,你們欺負我們孤兒寡母——爹啊,老公啊,你們在天之靈看看,一家子血濃于水的,怎么欺負咱們家孩子……”

     程星河低聲說道:“她老公和公公不樂意了……”

     果然,程星河話音未落,那女人身后的兩個靈位忽然“啪”的一下就給掉下來了,挨得近的嚇了一跳,過去撿起來一看,臉色就白了。

     是那女人公公和老公的靈位。

     這無異于死去的親人顯靈,剩下的那些江家人趕緊團團圍住了江景:“小景啊,你看看,能想出辦法來嗎?”

     江景吸了口氣,這才勉強說道:“我還需要點時間……”

     那寡婦嫂子天不怕地不怕,立馬罵道:“你兄弟眼瞅著要死了,你還需要時間,你學了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學狗肚子里去了?”

     江景的表情更尷尬了:“那個東西擺明了纏上咱們江家人了,我得弄清楚……”

     人都是現實的,沒等江景說完,江家那些人立馬又看向了我——尤其是有孩子的,生怕晚一點,孩子要倒霉,趕緊把我給圍住了:“干親,咱們都是一家人,這個事兒,您可一定得受累費心!”

     他們已經不信江景了。

     這把江景給氣的,好險沒七竅生煙。

     其實江景的本事并不小,知識范圍也未必比我窄,可偏巧,他來得太晚了,并不知道這個箱子的來歷。

     白藿香忍不住拉了我一下:“地階都對付不了,你可一定要小心點。”

     我點了點頭,回頭就說道:“實話告訴你們,冤有頭債有主,這個三眼怪人,也不是要跟全部的江家人為難,只要把罪魁禍首給揪出來就行了。”

     眼瞅著那個小孩兒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了,寡婦嫂子騰的一下站起來,紅著眼睛就吼道:“那你倒是快說,罪魁禍首到底是誰?”

     寡婦嫂子是讓孩子的事兒急糊涂了,早有明白人知道我的意思了:“是不是因為那老三是開箱子的罪魁禍首?”

     “快把老三叫來。”

     “對,要不是他弄了人家的地,咱們何至于被連累。”

     江景冷眼旁觀,似乎要看看我到底能玩兒出什么花招。

     老三兩口子被帶來了,老三知道是我讓人叫的他,氣的七竅生煙,像是恨不得打我一頓:“你小子又鬧什么花活?這地我也不是故意的,你拿著雞毛當令箭,就非跟我過不去?”

     說著,又輕視的看了江總一眼,嘀咕了一句什么,他沒敢大聲,但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話。

     就因為你不是故意的,你就有理了?

     老三老婆嚇的花容失色的,連忙就說道:“是不是……又出什么事兒了?”

     寡婦嫂子一下就撲到了老三老婆身上:“還好意思問,我小寶要是出什么事兒,我活剝了你們兩口子!”

     寡婦嫂子比胸毛男夫妻還低一輩,這在大家族算是大逆不道,終于被拽下去了。

     我答道:“那個三眼怪人鬧事兒,也不是為了別的,是為了討回個公道,跟其他人沒關系,只要滿足了那位的心愿,剩下的,我來想辦法。”

     胸毛男梗著脖子死死盯著我:“什么心愿不心愿的,我看你就是胡說八道!你知道的這么清楚,怎么不說明白了,那三眼怪人,到底是什么玩意兒?”

     “對啊。”其他的江家人也跟著問道:“是人是鬼,還是……”

     說到了三只眼睛,當然是想到二郎神的,但是他們都不敢直說。

     我答道:“當然不是二郎神了,要是你們冒犯了二郎神,可不是我這種等級能調停的,不過,這個東西不是人,也不是鬼——具體來說,可以稱之為“精”。”

     “精?”胸毛男的嘴快撇成了八字了:“那是味精,雞精,還是洗潔精啊?”

     現場氛圍本來很緊張,讓他這么一說,有幾個年輕不信邪的還給笑了,很不嚴肅,被老一輩的給打了幾下,憋回去了。

     我答道:“這種東西,叫五行精。”

     他們自然都沒聽明白,唯獨江景的臉色一變。

     眾人忙就問:“這五行精是什么東西?”

     “嘻嘻嘻……五行精……五行精……”

     就在這個時候,屋里忽然響起了一陣笑聲。

     那個笑聲像是小孩兒的,可是陰森恐怖,又絕對不像是活人的聲音。

     寡婦嫂子也被嚇住了,結果低頭一瞅自己家孩子,頓時就尖叫了起來。

     那個小孩兒,剛才還跟植物人似得,可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起來了,轉過臉,正在對著我露出個笑容:“小孩兒,你認識我?”百镀一下“麻衣相師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龙虎计划免费手机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