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都市生活 > 市井之徒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615章 劃上句號

作者:對井當歌所屬:都市生活書名:市井之徒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這個問題問的很調轉,讓人措手不及。

     不過他問了,就得回答。

     小王是純粹拍馬屁,無論怎么問都得向著蔣天鷹說話。

     “有,一定是有”

     “這么長時間以來,唐小姐與你之間的親密程度,大家都看在眼里,如果說心里丁點沒有你,只把你當成普通朋友,絕對不可能表現出這樣,換句話說,如果是我去,唐小姐根本不會正眼看我…”

     蔣天鷹對這個回答很滿意,雖說還沒徹底得到,但現在的這種關系讓他沉浸其中,覺得很享受,好像是找到年少時的悸動。

     又看向麗娜。

     “有…”麗娜也點點頭,她長時間在唐悠悠是身邊,知道的更多:“她每次與你交流時的笑容都是真誠的,我能看出來,如果一個女人反感這個男人,絕對不會表現成這樣,還有悠悠并不排斥你們之間的某一些小動作,也足以說明,她心里的波動程度…”

     蔣天鷹點點頭。

     “她心里確實有我!”

     隨手點了支煙,胸有成竹笑道:“尚揚不是娛樂圈中人,你們不能用娛樂的眼光來看他,從一個男人的角度來說,沒有人能忍受的了自己的女人出軌,尚揚之所以還在調查,是出于修養、出于素質、也出于城府,但是這些綜合起來只有一句話,他還沒瘋,根據我的判斷,如果他確定唐悠悠真的跟我在一起,會什么都不說的默默離開!”

     兩人聽得瞪大眼睛。

     這番言論與他自己說的自相矛盾。

     蔣天鷹擺擺手,知道他們聽不懂,因為這里很深奧,如果自己是尚揚,在確定唐悠悠出軌之后,也不會大吵大鬧,并不是身份不允許,而是一個姿態的問題,更是自己能力的問題。

     自己的女人跟別人。

     已經是對他驕傲的打擊。

     再怎么鬧也不會有結果,反倒是臉上更難看。

     最理智、最高傲的做法就是,選擇從今以后不再聯系。

     “如果他離開了,我和悠悠就會順理成章的在一起,到時候,你們都是功臣,前途會一片光明…”

     聽到這話,兩人終于笑出來。

     “這樣吧,你們先去休息,明天我去會一會這個尚揚,有些事,要聽我安排…”

     兩人點點頭。

     第二天,上午。

     其實對尚揚來說,已經沒有白天和黑夜之分,因為眼睛到現在還沒合上,坐在酒店的床上,一直在望著窗外,他眼前的地面上,滿是煙蒂和煙灰,臉上冒出一層油彩,黑眼圈很濃,人像是老了十幾歲。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諸如此類的句子,不斷的往出涌現,甚至還有很大一部分是他從未聽過得,也不知道記憶深層為什么會有。

     他一直都在想著該如何處理這件事。

     其實蔣天鷹說的并不完全準確,拋開了男人的占有欲,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李念的身上,對方無論是誰,別說是蔣天鷹,哪怕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管用,先揍一頓再說。

     可偏偏是唐悠悠,讓他不知所措。

     這個女人沒名分。

     沒給這個女人時間。

     更沒有給她過多的溫暖。

     有

     (本章未完,請翻頁)

     虧欠,除了物質方面,其他方面虧欠很多,也正是因為這種虧欠,使得一個唐悠悠找到一個能整天陪她的人,讓尚揚不知該不該放手。

     或許蔣天鷹能給她,自己不能給她,而她有需要的東西。

     “叮咚”

     門鈴聲緩緩響起。

     尚揚沒動,因為昨天回來,門口就被他貼上免打擾的牌子,也不需要來打掃。

     “叮咚”

     隔了十幾秒,門鈴聲再次響起。

     尚揚仍然沒動。

     等到第三聲門鈴響起的時候,他終于被叨擾的很煩,站起來一步步向門口走去,打開門,本以為門外站著的是服務員,卻沒想到是…蔣天鷹!

     “尚先生,你好…我們能談談么?”

     蔣天鷹特意打扮了一番,頭發整理的發型,看起來很陽光,很帥氣。

     與尚揚的大褲衩截然不同。

     尚揚看到他的一刻,險些沒忍住,要揮起拳頭先打他個半死再說,可很悲哀的想到,如果被唐悠悠自己到,她來問自己,那可就把這輩子的臉都丟完了。

     “厄…有些事情難以啟齒,但我還是得說,我和唐悠悠之間,沒有發生任何實質性接觸,這個你可以放心,之所以來,是誠心要解決這個問題!”

     蔣天鷹把早就準備好的臺詞說出來,這些也都是最讓人凌亂,同時又無法讓人發火。

     尚揚向后退一步,把門徹底打開。

     “進來吧…”

     也想看看這人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讓對自己死心搭地的唐悠悠動心。

     兩個人走回房間,尚揚率先坐到凳子上。

     蔣天鷹跟在身后,當看到房間內的煙蒂,心中莫名一笑,暗道尚揚還真是個多情的種子,如果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非但不會多想,還能微笑著說再見,倒不是天生的奴性,而是在這個大染缸里泡的時間太久了,麻木了。

     或許這也是區別唐悠悠與那些女孩的原因。

     他也緩緩坐到旁邊,中間隔了一張玻璃餐桌。

     直白道:“我不隱瞞你,你找人調查的事情我知道了,所以才過來的”

     這點在開門的一瞬間,尚揚就已經清楚,來到三沙市說話最多的是那位賣衣服的大姐,除此之外就剩下昨天問話的那幾個人。

     “我喜歡她!”

     蔣天鷹并不多說,不是擔心說的多了把誰暴露出去,小王這類無名小卒天生就應該被自己利用,而是說一句是在秀實力,說的多了反倒很刻意:“說實話,憑借我的身份在娛樂圈里有太多女孩對我投懷送抱,但唐悠悠沒有,這么長時間以來,我多次表達過愛慕,但都沒有得到回應,她心里還是有你的!”

     “說重點”

     尚揚平和開口。

     “呵呵,好”

     蔣天鷹笑了笑:“重點只有一句話,你走,把唐悠悠讓我給,因為我非常確定,能滿足她所有的需求,其中包括很大一部分,是你滿足不了的”

     “男人說多了就矯情,但事已至此,還是要說,歌詞都唱了,有一種愛叫做放手,你的喜歡可以理解,但如果真的喜歡,就不能把她變成一只被你圈養的金絲雀,這樣不公平,關在籠子里欣賞,注定沒辦法讓她綻放更多的光彩”

     “可我不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一樣”

     “我能娶她,能給她一場像樣的婚禮,能給她一個完整的歸屬,而不是情人關系,和一個別人眼中很奢侈的房子!”

     尚揚苦澀的笑了笑。

     他從未想過,會有一天,自己與另一個男人平心靜氣坐在一起,談論自己女人的歸屬問題,如果放在一起,即使不動這個蔣天鷹,也會很坦然的說,給你了,只要你能把她帶走。

     卻不知為何,活著活著,就沒了當初的瀟灑?

     更沒了當年片葉不沾身的風流,是變好了,還是變壞了?

     “唐悠悠對你什么態度?”

     尚揚開口問道。

     “不反對、不拒絕、不接受…但同樣也保持該有的底線和尺度”

     這些與調查得出的結果幾乎相仿,也與自己眼睛看到的畫面大致一樣,所以并不存在欺騙。

     又問道:“我聽說這部戲是你給她找的?”

     尚揚這么問,只是隨便找一個可有可無的問題,讓自己有時間來回憶,這么長時間以來唐悠悠對自己的態度。

     無法否認,交流的時間少了,幾個月沒見面了。

     具體要從那次與李念看電影,被人圍堵開始。

     或許那次讓她傷心了?

     元旦期間,自己竟然沒想到主動給她打個電話,而是陪著李念吃喝玩樂,只是最緊要關頭才想到她?

     聽到他說完,又隨口問道:“你能把她推到什么程度?”

     腦中想的問題卻是。

     他們的“友好”關系,已經存續了這么長時間,唐悠悠從未提及過,也未說過。

     如果不是自己這次偷偷的三沙撞見,她還會瞞自己瞞多長時間?如果按照這種趨勢下去,她最終的選擇又是什么?

     當把一切都綜合之后,問題的答案好像呼之欲出了。

     沒有什么值得考慮的。

     “尚先生…尚先生?”

     蔣天鷹見他愣神,不禁叫道。

     尚揚回過神,擠出一抹笑臉道:“你走吧…”

     “恩?”

     蔣天鷹一愣,并不覺得自己說的很浮夸,也不覺得說的都是無關緊要,為什么讓自己走?

     尚揚擠出一抹笑臉,緩緩道:“趁我還沒改變主意之前,走吧,我會買最近一班回永城的飛機!”

     “厄…”

     蔣天鷹更凌亂了,從自己進來到現在說了不過幾句話,他這么容易就被自己說動?這么輕易就下了決定?不禁看向地上那滿地煙頭,可能他早就想明白,只是差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他也不廢話。

     瞬間站起來,雙手抱拳道:“后會有期…”

     如果說謝謝之類的太裝逼,容易挨揍,也就不說。

     說完,見尚揚沒有要回話的意思,轉過身,向門口走去,關門離開。

     房間內只剩下尚揚自己,默默的站起來,走進旁邊的浴室,洗了個澡,把胡子清理掉,然后換上已經讓酒店洗好的衣服,是他從北方穿過來的夾克,一步步走出去…

     再看她一眼吧。

     只在遠處看一眼。

     算是劃上句號…

     (本章完)百镀一下“市井之徒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龙虎计划免费手机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