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網游動漫 > 王者時刻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四章 青訓賽的意義

作者:蝴蝶藍所屬:網游動漫書名:王者時刻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理論上來講,沒有心思成為職業選手的人確實毫無必要來參加青訓賽。這比賽沒有任何獎品獎勵,也不會對外公開。就仿佛一項工作的面試,并無打算擔任此工作的人,何必去這里浪費時間呢?

     可偏偏的,這又不是普通工作的面試,首先它是一個基于擁有廣泛玩家基礎的游戲娛樂項目,至少擁有這份工作的基本技能,掌握的人就太多太多了。

     于是,雖然可能并不特別執著于要成為一個職業選手,但是,萬一呢?就算沒想著什么萬一,但是青訓賽,也總是一個普通人可以跟比較頂尖的水準接觸一下的機會,很多人抱著這樣的心思都會想去試一試。

     每期青訓賽的選手,最終就只300到500人,可實際的報名人數,卻往往是這個數字的百倍甚至都不止。這當中可連鉆石段位以下的都大有人在,是不知道自己水平其實遠遠不夠嗎?當然不是,抱的就是那種參與一下的心理。

     用段位、巔峰賽積分等等,確實能卡掉絕大多數水平不夠胡亂來報名的玩家。可問題是那些達到報名要求的,任何人也沒辦法鉆到他們肚子明白他們的真實想法。到最后實力不錯,戰績突出,順利通過了青訓賽,最后卻來一句我不玩了拜拜,確實是挺另人掃興的一件事。對于許多特別想要成為職業選手的人來說也挺在意的:你既然并不想,為什么還要來搶占我們的機會?

     所以眼下這位提出的這個問題,還真是挺尖銳的,而且挺不客氣地直接點名了青訓賽的主管。

     作為青訓賽方面的主管,肯定比所有人都很清楚這個狀況。每期青訓賽他們都會去主動邀請一些人來參加,至少這部分人群肯定不會有這樣的問題,一定程度上保證了青訓賽不會有太多的尷尬。但是對于開放的報名通道,確實還沒太好的辦法。只不過站在最終的結果上來看,這樣的尷尬,可能會有,但是至少迄今為止還沒有發生。主管就曾目睹過幾個只是隨便報名來玩的玩家,但在水平確實不錯,引起眾多關注后,漸漸也改變了自己最初的心意,最終成為了職業選手,有一個至少還活躍在職業賽場上的,那正是最鮮活的一個例子啊!

     “呃,大家知道楊夢奇嗎?”青訓主管說。

     一片表情中,夾雜著“啊啊”兩聲,正是楊夢奇的鐵粉周沫。太多人對于主管突然提到這位大神選手可能有點迷茫,但是鐵粉周沫卻是一秒鐘就反應過來。楊夢奇這位選手,據采訪透露的消息,就是那種打醬油路過時發現這里好像在搞什么比賽?哦,玩一下吧!然后嘩一下,冠軍!再然后就成為了一名職業選手,而且是最頂尖的那種。他的這一富有傳奇性的過程,用他自己的話來概括,就四個字:莫名其妙。

     所以這一瞬,周沫就基本猜到了青訓主管有用意,而主管也在繼續說下去。

     “楊夢奇成為職業選手的過程呢,其實也沒很多八卦中說得那么夸張,但確實也是無心插柳。他當時參加的比賽,就是我們的青訓賽。我跟他也是私下很好的朋友,聊天時他也透露過,確實最初他是真沒想當職業選手什么的,就是來玩的。結果一玩發現,自己的實力還挺強的,一直穩作那期青訓賽的第一。這一下就吸引了很多人也包括戰隊的關注,于是接下來擺在他面前的問題就變成了:成為職業選手?為什么不呢!”

     “所以我覺得,想來玩一下,試一下,這沒有什么不對。甚至可以說,青訓賽,就是給大家來玩,來試的。通過這種職業視角看待的比賽,我們每個人才會真正的察覺到自己是不是可以成為一名職業選手。有的人或許是在這之前沒感覺,這之后覺得可以;也有的人或許是在這之前覺得可以,在這之后覺得不太適合,決定放棄,這都是應該被允許的。所以說,我們認可任何人來參加我們的青訓賽。當然,在這之前,怎么也得可以在咱們的游戲里打個單排百星巔峰賽2000分什么的吧,否則那就真是有點耽誤彼此的時間了。大家說是不是?”

     一番話,引來了一片掌聲和點贊,大家最終紛紛認可了這一說法。青訓賽,是KPL方面對想成為選手的年輕人們的考核,但何嘗不是年輕人對自己未來的一次嘗試。選擇是要在這個過程中進行,甚至改變的。一開始就打定的主意其實做不了什么準。下定決心只不過是個起步,一點也不意味著就一定能行。

     所以……

     “未來這段時間,請大家多多努力,祝愿大家可以取得好成績!”青訓賽的主管最后留下了一句祝福,三天后,青訓300勇士集齊,青訓賽的線上部分也在這時轟轟烈烈地開始了。在青訓賽專屬的比賽服中,每個人領到了一個滿英雄滿皮膚滿銘文的賬號,每個人將名字改為自己的ID后,從早到晚,持續整整一天的300人隨機組隊大亂戰就這樣開始了,打到最終休息時每個人都是疲憊不堪。一直熱鬧了幾天的青訓300勇士群,在這一天變得異常安靜:白天都在打比賽,而晚上,也已經沒什么力氣去聊閑天了。

     此時還會聊一聊的,那也都會有一些有關今天比賽的,比較認真的一些話題了,那每個人會找的都是自己相對熟悉親密的人。比如此時的浪7小群。

     “如何?”何遇躺在床上,在小群里問著。白天的比賽一場接著一場,中間只有短暫的休息,根本顧不上去關注其他人打得怎么樣。

     半晌后,高歌先回:“贏得不多。”

     “我也一般。”何遇說。

     “遇到什么厲害人物了嗎?”高歌問。

     “那是相當得多啊!”何遇感慨。這300勇士,本就沒有弱者。

     “我遇到那個長笑了。”高歌說。

     “如何?”何遇問。

     “真的厲害。”高歌說。

     “怎么個厲害法?”何遇想知道細節。

     “總殺我。”高歌說。

     “師姐你好歹是個高手,能不能回答得有點技術含量?你這跟撒嬌一樣的措辭是怎么回事?”何遇說。

     無人回答,群里一片安靜,何遇漸漸感覺到了殺氣的凝重,他甚至不由自主地回頭看了一眼他臥室的窗口,并沒有人要從那里鉆進來。

     “高歌的走位和意識都是不錯的,能總切到她,說明這長笑的進場時機把握得非常精準。”終于周沫出來了,替高歌解釋了一下“總殺我”三個字的含義。

     “原來如此。”何遇急忙說道,一邊又心虛地看了眼窗口。

     “我遇到那個柳柳了。”周沫這時接著說道。

     “哦,怎樣?”何遇頓時更加關心起來。柳柳的故事,這兩三天何遇跟大家都分享了一下。

     “是隊友,那一局贏了,她節奏帶得還不錯的樣子。”周沫說道。

     “她是打野嗎?”何遇問。

     “是的。”

     “你呢?”

     “我上單白起。”周沫說。

     “這樣的話,輔助應該是偏進攻型的吧?”何遇猜測。

     “是的,鬼谷子。”周沫說。

     “狂攻下路?”何遇再猜。

     “是……”周沫說。

     “所以節奏到底是柳柳帶的,還是這位輔助帶的?”何遇問。

     “呃,你這么一說的話……”周沫回憶中。

     “接下來讓我跟你們分享一下我碰到的高手吧。師姐,你在嗎師姐,我要分享高手了。”何遇說著,一邊艾特高歌。

     “說。”高歌總算說話了。

     何遇暗松口氣,開始交待:“隨輕風,注意這個上單。”百镀一下“王者時刻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龙虎计划免费手机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