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歷史小說 > 抽個美女打江山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226章 行前

作者:浪漫憂傷所屬:歷史小說書名:抽個美女打江山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對于周少瑜的印象,姐妹兩基本感覺是比較和善。不然的話,那么偷偷招待她兩做什么,她們這兒又沒什么窺覷的,真要說拿得出手,最大的也就是姿色了,可一個宦官,不會有的吧……

     所以真論起來,感覺并不壞,并且有著‘偷偷做壞事’的共同經歷,接觸雖短暫,次數也就那么一次,可也算是打下了一定的基礎。若是再見,肯定不會那么陌生。

     談不上愛屋及烏,可多少也有影響,對于眼前這位周待明的本家兄弟,感官也還算不錯。而且人家的確模樣俊俏啊,又侃侃而談見識不凡,所謂哪個少女不懷春,有所初步好感也很正常不是。

     “周郎君果然俊杰。”一番對話,阿陽公主點頭贊道。也不問其出身,估摸著是出自寒門,不然也不會拐彎抹角走她這兒的門路,可惜,愛莫能助,她可沒有影響朝政的能耐,至多只能表示欣賞。

     不過‘周少瑜’也很快表示無心仕途,卻是讓阿陽公主高看一眼。不管什么時候,視功名如無物的,總是更容易受人推崇么。當然前提是你得有才,不然你大字不識一個說無心仕途?有病吧。

     日子一天天過,妹子們的努力下,‘周少瑜’算是成為了阿陽公主府的常客,也和趙家姐妹開始熟絡。可也僅此而已罷了,真論勾搭,妹子們再多,也比不過一個周少瑜嘛。

     而這時候,三日之后,遠嫁和親的隊伍,就該啟程了。

     這段時間王昭君很脆弱,一直盼著逃離深宮,可真等到日子愈來愈近,同樣也無法適從,主要還是因為此去乃是和親,并非自由。且和親的地點更是遠在匈奴異鄉,說不得此生就不能再回來了,這如何不叫人不安。

     周少瑜不知道原本歷史上王昭君是怎么熬過去的,或許這時候已經愈發冷漠冰封自己了也不一定,但至少此時,是有周少瑜陪著的,很大程度上也緩解了對方不少心里的不安,與此同時對周少瑜的依賴感也為之提升,這對于周少瑜而言,肯定算是好消息了。

     關系是穩步提升的,只是最終如何勾搭走,尚不能確定。眼看啟程在即,周少瑜現在考慮的是趙家姐妹,這方面其實早有安排,只是眼看就要離去,趙家姐妹那似乎還未有動靜,這讓周少瑜有點坐不住。

     好在最終結果到是沒讓周少瑜失望,啟程前的最后一天,趙家姐妹一臉彷徨的出現在了宮內,而她們目前的身份,是為王昭君的貼身侍女……

     沒錯,既然見面才能勾搭,而自己又要遠行,那還有比索性一齊帶走更方便的嘛?

     當初馮媛讓他來王昭君這,本就符合周少瑜的想法,只是馮媛不知道啊,還怕他不甘心,真那樣的話,馮媛也只能下狠心做掉他了。不過周少瑜肯去,那就好說,只是唯獨提出了一個條件,讓趙家姐妹進入和親隊伍,且最好使作為王昭君的貼身侍女。這樣子方便嘛。

     對馮媛而言,這就是小事,自然答應了下來,可也正因為是小事,好險差點沒給忘了。一想到周少瑜是個假宦官,而趙家姐妹那漂亮的小模樣,嘖嘖嘖……

     似乎沒什么不好的,起碼對馮媛而言,這樣的周少瑜,更會搞點事情出來。

     只是苦了趙家姐妹,本來吧,在阿陽公主那,不敢說過的多么多么的好,可起碼也還算不錯啊。無論怎么看,都要比跟著和親隊伍遠去匈奴來的強。現在倒好,稀里糊涂一份皇后懿旨送入了公主府,這不,她兩就哭喪著臉來了。

     為此,阿陽公主還嚇得不輕,只以為是皇后王政君因為上回她入宮帶著趙家姐妹兩而惱了,這是在敲打。那里還敢留,趕緊送吧。

     只是如此一來,妹子們有點懵了,什么情況這是?沒聽說過趙飛燕趙合德會進入王昭君的和親隊伍啊,不然趙飛燕哪里會成為未來的皇后。

     也得虧是知曉了是分派到王昭君那,肯定是周少瑜搞的鬼,不然的話,說不得妹子們就要動用懿旨圣旨什么的了。若真如此事情就搞笑咯,偽造的旨意滿天飛?

     周少瑜要離開長安,那她們繼續待在這里也沒意義,雖說之前也和周少瑜見不了面吧,可至少人在這啊,不一樣的。

     哪想仍舊是啟程前的這一日,又出意外。

     上一刻趙家姐妹方來,下一刻,有御前宦官傳來陛下口諭,要設宴款待為王昭君踐行。

     這若是換個皇帝,比如東漢的漢靈帝劉宏,那無論如何都不會放心王昭君前去。誰不知道漢靈帝在那方面何止是熱衷,那簡直就是變了態了。

     劉奭還好,本身就對男女之事不熱衷,此外還身子不爽利,要不也不會那么節操仍舊放王昭君遠嫁和親。真換個皇帝,一昏頭,管你那許多,占有了再說。

     可這次設宴,劉奭款待的可不止王昭君,還有趙福金!準確說,是化名偽裝的某某郡主。

     誰讓她們大搖大擺在京中走動呢,別的身份也就罷了,郡主,這意味著老爹是親王,是自家人,人劉奭來了興致想要接見,有問題嗎?

     常理而言,地方上的皇室成員是不能隨意離境的,但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既然打著尋訪名醫的旗號,就算皇帝也不會不近人情,反正終究也就是個郡主罷了,又不是親王或者世子什么的。

     就這樣,很出人意料的,王昭君第一次和周少瑜的自家妹子見面,居然是在這樣的場合,只不過趙福金知道她,而王昭君卻是不可能知道趙福金,還真以為是郡主呢。

     待二女相見之后,王昭君很是有一些羞愧,自認這段時間已經很努力的學習了,本以為還不錯,結果今日一瞧,方才知曉自己不過只是學到了形,那股子由內而外的優雅端莊皇室氣質,壓根就沒有學到。

     沒法子,趙福金認真起來,那舉止還是很唬人的,只有看見私下里的形象,才會深刻了解,什么叫做人設崩塌。這就是個懶丫頭嘛。

     這般半正式的設宴,同樣是以客套居多,問一問趙福金地方如何,親眷如何,再囑咐囑咐王昭君,基本也不會有別的話題,劉奭的身子骨一直就不好,最近更是時好時壞,難免精力不濟,不多時,就先行離開回寢宮歇息,留下二女大眼瞪小眼的,一時沉默。

     再說了,這等場合,就算皇帝不在,也不是隨意開口的地方。

     “來日再見。”最終,趙福金神秘一笑,起身款款離去,雖說是皇帝設宴慰問一下,但既然入了宮,若是不去皇后那里走一趟,未免不敬,眼看就要離開長安,可不要因為這點小事造成意外才好。

     王昭君一頭霧水的回了自己的寢殿,完全想不明白趙福金那話的意思。對方不可能不知道次日她就要遠嫁和親,既如此,為何還要來句來日再見?莫非還有什么意外?而她則聽到了些許內幕?

     眼下王昭君只有周少瑜這么一個最熟的存在,自然會和他說,周少瑜又不是先知,他壓根就不清楚自家妹子在外頭是怎么個情況,自然也解釋不了,只能是寬慰一番別多想。

     總得來講,王昭君的情緒還算穩定,但趙家姐妹的狀況就委實有點不好了。這大突然的,忽然要去匈奴,還大有可能一去不回,甚至將來還可能要被迫嫁給匈奴人,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腦袋里幾乎全是各種悲慘畫面,止都止不住。趙合德就別提了,就算是明顯聰慧不少的趙飛燕整個人也渾渾噩噩完全不在狀態,連喚好幾聲才能反應過來。

     就這情況,基本也就別想著讓她們伺候人了,能照顧好自己都算好的。

     那么問題也就來了,趙家姐妹是作為貼身侍女的身份派過來的,正巧原先的侍女也用的不順手,就給打發了別的職務。哪想此刻兩人啥也做不得,自然一應事物都交到了周少瑜手上。

     比如,寬衣洗浴……

     咳咳咳,洗浴就別想了,就算是認為周少瑜是真宦官,王昭君也沒那么容易接受的來,到底頂著男子的面容么。又不是打小就被宦官伺候著,一時半會的哪里習慣的來。

     周少瑜就算再樂意,人王昭君還要矜持呢。

     不對,作為正人君子,才不會有這種想法呢。

     到是王昭君拉著趙家姐妹一起進去了,顯然是準備好生聊一聊,加快熟悉的速度,畢竟二女等于是欽定的貼身侍女,雖說到時候天高皇帝遠的,但若無必要,王昭君顯然也不會違背去隨意更換。

     既然是同一條線上的螞蚱,又不得不朝夕相處,那早些打好關系總歸是好的。

     是夜,趙家姐妹肯定是失眠了的,王昭君也是睡不著,周少瑜隨意整了點小吃和糕點,再配上一壺小酒,可惜如此氣氛,再怎么活躍也是白搭,喝了酒之后,姐妹兩嗚哇哇就開始抱著哭,哭著哭著就喝兩口,然后繼續哭,小模樣可憐的。

     或許是稍微喝多了一丟丟,又或者的確是苦累了,總算安睡了過去,只是這種悲傷之情顯然也感染到了王昭君,清秀的眉頭皺著,憂心忡忡的樣子。

     “若不想去,不若我帶你遠走吧。”這是周少瑜第一次試探。

     “遠走?”王昭君頗有些驚愕,顯然腦袋里從來就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某些思想早已根深蒂固,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改變的。

     “不行不行。”王昭君連連擺手。“事已至此,已非妾個人之事,若因妾而兩國興起刀兵,此生何安?”

     周少瑜也不意外,反而這樣的回答才是最正常的。想了想,道:“假若,若是有人自愿替代,并不會引起任何不好的后果呢?”

     “這……”這下子,王昭君到是有幾分遲疑了。可惜仍舊搖頭:“此等不可能之事,又何苦去想,且既以是和親之公主,自當完成好自己的使命,有解憂公主珠玉在前,不敢與之比肩,可若是能有其十之二三,便也算不枉此生了。”

     得,這時候,周少瑜還真是壞心思的想,若是解憂公主和細君公主一樣沒幾年就郁郁而終就好了,不然哪來的榜樣,可惜人家解憂公主就是強,做出不少貢獻不說,還在西漢這種年頭活到了七十二歲,并且還是在七十歲歸來安養了兩年,也算是葉落歸根。

     顯然王昭君為了安慰自己,已然將解憂公主的路子視作最佳路線,對此,周少瑜只想說:妹子,你高看自己了。

     可不是,誰都知道,王昭君十余年后就離世了,直到離世,也壓根適應不來匈奴那兒的生活。

     其實真要對比起來,王昭君的確做了一些事情,很好的維持了兩國關系,但比之解憂公主總歸還是差那么一些,不說別的,單是解憂公主活了那么久,做的事就不止一星半點。

     可不管隨后的歷朝歷代還是后世,追捧王昭君的程度遠超解憂公主,知名度完全不是一個檔次,關于王昭君的詩詞戲劇話本,一堆又一堆。

     或許正是因為王昭君離世的早?而解憂公主的結局卻還算不錯?

     畢竟這玩意就跟名著似的,所謂經典,往往都是悲劇為結局……

     至于說更悲慘的細君公主,則是死的太快沒啥貢獻?

     不管如何,和親隊伍出發了,臨行前得到的最新消息,畫師毛延壽、陳敞等畫工,被皇帝劉奭問罪入獄。周少瑜到是清楚,這些人離處死已經不遠了。

     說白了,劉奭還是惱恨因為他們,害得他自己錯過了如此絕色美人。這方面來看,劉奭或許的確平庸的緊,西漢也是在他的手里開始走向衰弱,但還是很有節操的,不會因為個人之欲而壞了國家大事,再動心,也仍舊將王昭君給送走了。

     不像東漢的那些皇帝,算了,就不舉例了,反正和西漢沒法比。前者的昏君一大把,而后者,至多也就只能是稱之為庸君而不是昏君。

     也正是因于此,再加之兩漢種種制度的不同,現如今周少瑜個人更習慣將西、東兩漢視作兩朝而不是一朝,實在是各方面的區別委實太大。百镀一下“抽個美女打江山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龙虎计划免费手机软件